您当前位置:首页 >> 本周要闻
纺织业应向“网链”要利润
时间:2018-05-07 09:45:33    来源:中国纺织报  作者:本报记者 陈楠

  ■ 本报记者 陈楠

  近日,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在一场互联网峰会上表示,未来如何让供应链更加高效是他近两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无独有偶,这也是近两年华孚时尚董事长孙伟挺思考的问题。更加巧合的是就在互联网大会的后一天,4月13日,华孚在庆祝25周年的同时举行了第二届华孚时尚网链论坛,主要探讨产业互联网和柔性供应链的未来。

  一个是互联网企业,一个是实体企业,看到的却是同一个问题:中国有庞大的制造业、数量众多的品牌商,尽管企业辛辛苦苦做生意,产品质量、设计都越来越好,毛利率看起来也很高,但结果却是不赚钱,这是为什么?

  库存大、周转天数长,归根结底还是供应链低效,造成浪费和不必要的损耗。所以两个行业的“大佬”都决定和上下游联合起来,通过开放平台引入更多的合作伙伴,共同向供应链要效率、要利润。

  零售世界正在发生巨变

  最近几年,整个零售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消费环境、消费偏好变化迅雷不及掩耳,新的业态不断涌现。

  对此,孙伟挺曾总结道:纺织服装前端产业越来越集中,但后端消费和品牌却越来越分散。随着消费个性化、多样化,加之移动互联网使交易随意化,大品牌、大企业、标准品的运作开始力不从心,在服装领域品牌小型化是趋势。

  的确如此,近两年一批时尚网红及KOL(关键意见领袖)的出现带动了服装消费,从而也对上游供应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前品牌的交货周期是2~3个月,快时尚品牌ZARA也不过1个月。而现在网红和KOL们每个月甚至每周就上新一次,在衣服正式上架之前,还会提前半个月甚至更早出预览,然后根据粉丝评论预估款式的受欢迎程度,再向工厂下单。而从预览到上架的时间则不超过1个月。

  有业内人士打趣说道,不知道是纺织厂商成就了网红,还是网红历练出了纺织柔性供应链。在个性化、快速化的需求下,部分工厂不再执迷于10万件起订,100件起订也变得可接受。

  然而即便如此,网红及KOL的引导式消费依然得不到满足。中国时尚博主黎贝卡的异想世界于去年年底推出个人同名品牌。上线7分钟交易额突破100万元,2小时内9款商品全数售罄。次日,黎贝卡在公众号中向粉丝表示:“我从来没想过搞什么饥饿营销,谢谢你们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原本是没有补货计划的,但是看到后台呼声太高,已经联系纱线厂和工厂,看需要多长时间。因为纱线产自苏格兰,越洋运输比较耗时。”

  正如孙伟挺所说:“互联网是时尚转型背后的发动机。而网络上的中小品牌有很多痛点,它们很难找到优质的供应商资源,包括创意能力、生产能力、交期保证等。”

  柔性供应链能解决什么?

  面向终端的销售如此火爆,纺织产业链上游赚钱吗?事实上,由于订单琐碎,仍有很多供应商对这些小型订单不感兴趣,因为按传统供应链的做法,既要定制又要便宜是无法兼备的,做来做去都是亏本的买卖。

  正是因此,柔性供应链越发重要。一个企业做柔性供应可以提高效率,为终端提供多品种、中小批量的定制化生产,叫“制造柔性”;而一群企业聚在一起共同打造柔性供应链,则可以产生规模效应,这就是孙伟挺想要的从“制造柔性”向“组织柔性”过渡。

  4月13日,华孚上虞时尚网链总部开工奠基,也是“组织柔性”落地的具体形式。据悉,网链总部项目占地约6.5万平方米,地上面积10.4万平方米,投资10亿元,核心业态包括样品设计中心、产品供应中心、电商交易中心、品牌展示中心和时尚休闲中心,形成从样品设计、产品制造到商品交易的产业生态链,实现从“田头到铺头”的柔性供应链运营平台,孕育纺织服装产业生命体,致力成为浙江乃至全国时尚产业示范基地。

  事实上,2年前华孚已经开始谋划让行业深度合作、共享利益的生态圈平台,并且提出“坚持主业,共享产业”的思想。

  2017年,华孚集棉花农场、轧花厂、棉花交易市场、物流为一体的前端网链业务发展超预期,实现了营业收入40亿元的“小目标”。去年10月,华孚淮北绿尚小镇开工,小镇主要以色纺生产线为主,配套提供生活设施,将品牌、客户、供应商资源垂直整合。目前,公司正考虑继续在北疆等地整合铁路专用线,探讨将坯纱、坯布等纳入棉花交易市场,增强在行业的话语权。

  上虞时尚网链总部项目预计3年内建成并投入运营。届时其将与淮北绿尚小镇等华孚在其他地区打造的全品类生产小镇联动,建立集新型纱线、新型面料、新型服装、全球服装设计师及电商交易的垂直服装平台,真正解决后端生产环节的市场痛点,契合纺织服装产业发展新趋势,开创时尚产业新格局。

  互联网思维攻破库存难题

  在孙伟挺眼里,“组织柔性”仍不是供应链的终点,“面对消费个性化、随意化,需求的碎片化,协同分享的难点与订单小、交期短、库存险的痛点,未来希望在‘数字柔性’。”数字柔性解决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无疑就是库存问题。

  “过去,纺织行业做不成供应链,主要是因为库存问题,没有库存就无法做到快速响应消费者的需求,有了库存又怕消费预期不足。消费者喜好变化快,库存控制量不以市场为准的话会出现很大问题。”他表示,“新型供应链的基本要素是产业互联网,以及企业间优势互补。新型的供应链模式加入产业互联网,才能实现从制造的柔性转到组织的柔性再到数字的柔性。理想的供应链是数据共享,包括终端品牌的数据、实时的打样数据,中间不会有任何的时间耽搁,定时更新订单和库存。”

  为此,华孚提出3个合作意向:一是合作建立专业化的细分品类供应链公司,预计需要50家做产业支撑。二是合作建设垂直化的绿尚小镇,重构细分品类生产竞争力。三是合作建筑平台化的时尚总部,共同孕育产业生命体。孙伟挺表示,在网链总部华孚不会自建织布、制衣产能,而是筛选上下游企业进行孵化和协同,华孚要做的是专一做好自己擅长的事如色纺纱,以及提供支持、服务、物流平台,让上下游合作伙伴能够拎包入住。

  2017年中国纺织服装工业总产值7.3万亿元,2017年规上纺织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达到6.9万亿元,体量大但是很分散是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特点。孙伟挺坚信,通过供应链整合,纺织业的前景会非常好,而纺织企业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鼓足勇气做好迎接产业变革的准备。


纺织中国在线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纺织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纺织报,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纺织中国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纺织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7751055-1071 电子邮箱:fk@ctn1986.com

相关文章
今日头条
本周要闻
行业动态
E聚焦
视频
时评


纺织中国在线 京公网安备110105019107 京ICP备17063420号

技术支持:易霖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