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时评
面对疫情,Zara、优衣库、耐克等纺织巨头们如何应对?
时间:2021-01-29 10:26:00    来源:纺织服装时尚内参  


Zara加快退出和调整步伐

继Zara三姊妹品牌宣布关闭中国门店后,作为主力的Zara也加快了退出步伐。近日,记者获悉,Zara位于南坪协信星光时代的门店已经关闭,其位于爱琴海购物公园的门店也处于暂停营业状态。至此,Zara在重庆地区仅剩三家门店。

近年来,NEW LOOK、Forever 21、Old Navy、Esprit等多家快时尚品牌相继败走中国。一方面,电商的兴起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具有性价比的潮流选择,快时尚不再无可替代;另一方面,来自国外的快时尚品牌自身也存在着水土不服的问题,疫情出现后,更加速了市场的洗牌进程。

01 Zara加快退出和调整步伐

1月10日,Zara南坪店当时并无关店迹象。而到了1月11日,点评网站上出现了网友评论,称该门店大部分货架已经空了。在商场方面了解到,此次Zara是彻底撤场,而非闭店重装。1月20日,记者再次前往该店位置,见到门口已经被围栏围住,玻璃橱窗内也放入了其他品牌的服装。

Zara南坪店关店后不久,Zara爱琴海店也显示暂停营业状态。截至目前,Zara在重庆仅剩下北城天街店、万象城店、时代天街店。

Zara出现关店现象并非无迹可寻。去年6月,Inditex集团提出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关店计划,将在未来一年关闭全球1000-1200家门店,主要针对盈利能力小于26万欧元的门店的门店,包括ZaraA、Massimo Dutti和Pull&Bear等品牌在内的小型门店。在提出该计划不久后,该集团实现了8.66亿欧元净利润,但仍较2019年同期下跌26%。很明显,关闭盈利不佳的门店,有助于Inditex集团扭亏为盈。

此前,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曾宣布关闭旗下的年轻品牌Bershka、Pull&Bear、Stradivarius所有中国门店,预计关店工作将在2021年年中前完成。而这一动作,近期有了明显加快,在消息发布后不久,重庆地区的最后一家Bershka和Pull&Bear就进行了清仓处理,1月11日起彻底退出了重庆。与此同时,Zara也开始了撤退,动作同样迅速。

不止重庆,Zara三姊妹品牌在济南、郑州、南京等其他城市,近期也实现了完成了关店。这些城市的部分Zara门店也处于暂停营业状态,整体数量有所减少。

02 快时尚款式、质量等短板突出

以更新快、价格便宜著称的快时尚,曾经霸占了不少年轻人的衣柜。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快时尚却节节败退,不仅变得越来越不“时尚”,品牌之间同质化明显,质量差、性价比不高、不够合身等弊病也逐渐突出。

90后白领石小姐表示:“以前会逛很多快时尚品牌,比如Bershka、Pull&Bear、mango等等。现在除了偶尔买下Zara,其他牌子我基本不看了。”她表示,快时尚在款式上不仅没能跟上潮流,只有快,没有“时尚”,质量也越来越差。“在网上买服装,有很多选择,而且便宜又好看,难道不香吗?”

值得注意的是,在各大商圈中,曾经作为引流主力的快时尚品牌数量也正在减少,打折活动也越来越频繁。除了Zara,H&M部分门店曾多次出现短暂关店现象,并且打折力度较大;GAP近年来不仅关闭了部分门店,还悄悄提高了吊牌价格。而更多的快时尚品牌如昙花一现,陆续消失在消费者的视野里。

据统计,从2016年起,就有一些快时尚品牌退出中国市场,2018年到2019年,NEW LOOK、Topshop、Forever 21等知名国外快时尚品牌有了撤退动作。而到了2020年,波及范围更广,GAP旗下Old Navy、Esprit等宣告推出彻底关店,Bershka、Pull&Bear、Stradivarius、H&M等走向部分关店。2021年,多个品牌明显加快了关店速度,迎来了一波快时尚关店潮。

值得一提的是,在关闭线下门店的同时,不少品牌仍然保留了线上门店,将电商渠道作为未来运营的主战场。例如,Zara母公司Inditex就宣布旗下的年轻品牌将着力加强其电子商务的发展。

03 快时尚需加速创新,并突出差异化优势

资深零售专家李运杨认为,快时尚品牌靠“快节奏”,紧跟时尚潮流取悦消费者,这是优势同时也是劣势,一旦不能跟上所谓的“潮流”,就会很快被市场淘汰。此前Zara三姊妹品牌关闭中国门店就非常典型,在很多年青消费者心中,这几个品牌总与“质量一般”、“低价”、“打折货”连在一起。在整体业绩不佳的背景下,主动选择关掉这些业绩和影响都不佳的品牌门店也算是Inditex“及时止损”的手段。

他指出,与十多年前快时尚的黄金时代相比,中国年轻的消费者日趋理性,口味和喜好更加多样和挑剔。本土快时尚品牌的崛起,线上淘品牌更接地气的营销方式,瓜分走了不少快时尚原有的市场份额。“外资快时尚只有不断创新和变革,在设计、质量、定价,营销上快速反映市场变化最大程度迎合目标客群的需求。同时,还需要寻找差异化优势,才能生存在竞争越来越残酷的中国市场。”

继Zara之后日本内衣巨头也关闭了旗下三个品牌

快时尚品牌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将计划把旗下Bershka、Pull&Bear及Stradivirus的所有中国门店于本月月底全部关闭,仅保留官网、天猫旗舰店等电商渠道。

近日,日本内衣和纺织品巨头华歌尔集团(Wacoal Holdings Corp)宣布,2021年春夏系列将关闭旗下三个高端子品牌:WACOAL DIA、STUDIO FIVE 和Trefle。

WACOAL DIA 诞生于2004年,希望通过“古典与现代,美感与机能,内衣和外衣,西洋与东洋文化”等对立价值观之间的共鸣,打造出跨文化的概念,该品牌多使用蕾丝、刺绣等面料。STUDIO FIVE 则主打鲜艳的颜色和大胆的设计,风格上偏性感。蕾丝奢华内衣品牌 Trefle 创立于1977年,是华歌尔集团首个高端品牌,该品牌从全球各处精选面料,由匠人手工制作而成。本次对旗下高端产品线进行调整,符合华歌尔集团制定的全渠道战略。集团计划,截至2021秋冬系列,整体品牌数量较2019秋冬系列减少30%。此外,华歌尔集团于2020年12月启动相关品牌战略——调整品牌定位及分销渠道,集中投资资源,首批进行形象重塑的品牌包括:Wing、Dubleve。Wing 是华歌尔1975年推出的平价品牌,主要通过内衣专卖店、超市等渠道出售。随着远程办公的增加、消费者生活方式的多样化发展,对文胸的舒适性需求也就更高,这也是华歌尔实施品牌重塑的原因。以“生活,与身体对话的 Wing”为品牌理念,品牌将推出更多款式和低价产品。今后除了原有的销售渠道,Wing 品牌还将进一步拓展线上、百货店、直营门店、药妆店等销售渠道。

Dubleve 于1993年推出,主打半定制服务,消费者可以从3000种尺寸中挑选出最合适的,品牌也因此赢得了许多回头客。目前,品牌已经更名为 WACOAL SIZE ORDER,希望打造出一个多元化且包容的品牌,意图通过定制服务吸引到更多的消费者。除了接手 Dubleve 原有的定制商品服务外,WACOAL SIZE ORDER 还会出售部分品牌原有的商品。今后,品牌还将引进数字化技术,简化订单及生产流程,同时在更多门店提供服务,另外,品牌还计划基于门店的测量尺寸,推动线上销售增长。

华歌尔集团的全渠道战略可以追溯至2018年,当年华歌尔集团投资2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用来整合顾客数据和库存数据,并推出了一系列数字化客户体验。2019年,华歌尔的数字化战略逐步落地,面向顾客推出记录了尺寸型号、过往消费记录等数据,并提供人机交互服务的app,门店方面则推出了3D量体、人工智能推荐等数字化服务。1949年成立的华歌尔,是日本最大的内衣集团,旗下拥有58家子公司和7家持股公司,从事内衣、鞋履、外套、运动服、其它纤维制品及相关制品的生产和销售,此外,集团还涉足了餐饮、文化、服务、室内装修等业务。此外华歌尔集团旗下还有两家投资公司:和江留投资、Wacoal Venture。

优衣库推出移动支付

1月19日,据日媒消息,日本零售巨头迅销集团旗下优衣库推出与三井住友银行合作开发的支付功能“Uniqlo Pay”。

据悉,“Uniqlo Pay”可在优衣库App上绑定银行账户或信用卡,并需要在收银台结账时出示App内的二维码完成支付。这项支付业务将支持日本接近800家优衣库的门店,未来还将讨论应用于迅销的电商网站和姊妹品牌GU。这也是在星巴克之后,又一零售巨头将目光瞄准了“移动支付”。为了进一步了解Uniqlo Pay的未来应用计划,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优衣库方面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表示,“优衣库此番推出支付服务,是在当前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大背景下的顺势而为。当前我们身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浪潮中,涌现出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为代表的先进技术,技术驱动与移动设备的结合带来支付流程、购物体验的提升,进而推动实体经济中零售业态的发展,这背后具有广阔潜力”。

此前,优衣库的柜台电子结算均使用其他公司的服务,而使用自家APP支付将帮助优衣库更方便地收集购买记录,提高商品策划、生产和销售效率。该APP可在日本国内优衣库的几乎所有门店(约800家)使用,未来还将讨论应用于迅销的电商网站和姊妹品牌GU。目前,日本最大手机支付运营商是软银集团旗下的“PayPay”,用户人数超过3500万人。据报道,PayPay在日本当地有194万以上电商卖家和实体店铺注册使用,买家用户数量超2500万,2019年12月,PayPay单月处理的付款订单超1亿笔。

而优衣库App的下载量也毫不逊色,相关数据显示,优衣库App的下载量已经超过了3000万。使用自家的App支付,无疑可以帮助优衣库更方便地收集购买记录,以提高从商品策划到生产、销售等的效率。

在苏筱芮看来,日本的支付平台PayPay近似于我国的微信、支付宝,是科技巨头;而优衣库是实体零售巨头,二者虽都发力移动支付,但业务范围有所区别,此次优衣库移动支付服务的推出主要还是优衣库在自身生态内做出的数字化探索,将支付工具与会员体系等结合起来,用组合方式来促进用户活跃度。

事实上,零售业巨头入局移动支付并非新鲜事。早在2009年,星巴克就推出了自己的移动支付功能,使用星巴克App,绑定礼品卡,直接通过应用内部的二维码扫码,就可以完成支付。自从星巴克将礼品卡绑定到手机应用上之后,不仅礼品卡的销量大涨,礼品卡也不再是单纯的礼物,数据显示,超过70%礼品卡被购买者本人使用,成为了名不副实的储值卡。2011年,星巴克又加入了在线信用卡支付的功能。2015年,星巴克在北美再次推出了“预订”服务,通过应用,可以提前购买饮品并完成支付。

耐克起诉589家网站侵犯商标权索赔超8000万

1月14日,耐克和旗下品牌匡威向纽约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了589家网站和百余个社交媒体账号,指控他们侵犯品牌商标权,并销售件假冒伪劣产品。索赔金额总计超过13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424万)。

根据诉讼书内容显示,这些网站和社交媒体账号在过去一年中,宣传、销售耐克商品或假冒产品。这些网站所涉及的地区包括中国、沙特、巴林等42个国家和地区。耐克共列出133个域名,并要求这些网站停止出售耐克产品,并要求每个域名赔偿10万美元。

2014年,匡威曾起诉沃尔玛、凯马特和H&M在内的30多家公司涉嫌抄袭其Chuck Taylor 鞋款设计,目前匡威的大多数索赔都已得到解决。2019年9月,耐克起诉了斯凯奇,称对方抄袭产品、创意及技术。


纺织中国在线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纺织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纺织报,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纺织中国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纺织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7751055

相关文章
今日头条
本周要闻
行业动态
E聚焦
视频
时评


纺织中国在线 京公网安备110105019107 京ICP备170634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