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服装 >>  行业聚焦
曾全球“买买买”,如今负债超400亿,这家公司怎么了?
时间:2022-05-24 08:24:00      

  2016年,对于山东商人邱亚夫来说,是个重要且风光的年份。

  这一年,邱亚夫所带领的全球纺织巨头山东如意以13亿欧元控股法国时尚集团SMCP,将风头正劲的Sandro、Maje等轻奢品牌收入囊中。后来邱亚夫回忆,那年和SMCP两位创始人姐妹接洽中,不通英文的他用手画了两颗心,“一颗代表是SMCP,另一颗代表是如意,两颗心交汇在一起。”一年后,SMCP在法国泛欧证券交易所上市,山东如意套现2.61亿欧元。

  同样是2016年,市场上风头无两的山东如意开始大手笔布局生产基地,计划斥资300亿元,在中国新疆、印度、巴基斯坦等“一带一路”沿线布局10个工业园。山东如意当时称,自己是中国唯 一拥有毛纺、棉纺两条完整产业链的纺织集团。

  这家脱胎于山东济宁国企的纺织企业,是中国传统制造业通过技术革新,走向全球更高价值链的典型代表。在成功拿下SMCP后,山东如意开始进一步收购国外时尚品牌。

  如果现在回头看,会发现在山东如意即将开始狂飙突进的2016年,已经出现不少质疑。在一条公开报道下面,有多名职工指出山东如意工资远低于同行,甚至有薪水发不出的情况。

  而之后的故事,就变成了山东如意的溃败。步子迈大了,现金流吃紧的山东如意无力支付此前为收购而背上的巨额债务。短短几年,邱亚夫的时尚梦碎。

  2022年5月11日,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逾1.49亿元人 民币。而就在两天前的5月9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山东如意新增两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分别为6.8亿和110万元。此外,近日,青岛和太原中院发布悬赏通告,向社会悬赏山东如意以及邱亚夫藏匿、转移的财产线索,合计悬赏金额超过千万。

  而根据上交所文件,截至2021年6月,山东如意负债402亿元。

  山东如意与邱亚夫是如何走到这步田地的?

技术与资本垒起的“商业帝国”

  1975年,17岁的邱亚夫到济宁毛纺织厂做学徒,开始了他的纺织人生。到1997年,邱亚夫接任厂长职位。当时全国纺织产能严重过剩,整个行业九死一生。邱亚夫接手的毛纺织工厂同样处于生死边缘。他后来回忆说,当时公司负债率高达90%,“往后退只有死路一条。”

  当时的邱亚夫带领高管,以“买设备”的名义溜进了欧洲各大品牌的工厂,感受到了与先进技术之间的鸿沟——欧洲对手可以将1克羊毛拉成200米长纱线,而如意当时仅能拉到40米。

  巨大差距让人气馁。据邱亚夫说,回国后公司开始斥巨资投入研发。直到2010年,如意纺技术成功研制,让纺织工艺跃升至500支,打破世界纪录,这意味着一克重的羊毛能拉到500米长,宽度仅一根头发的十分之一。山东如意由此一跃成为全球纺织技术龙头,也成为杰尼亚、阿玛尼等国际大牌的供应商。2010年,“如意纺”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邱亚夫一直向外界展示其坚定不移的果敢性格。他曾说,在最初投了八千万的时候,纱线还是一塌糊涂。“但是后来分析,如果这一步跨不出去,你如意就是平庸企业。所以,算来算去,我们还要投。”

  技术日趋成熟之外,邱亚夫又做了一个决定:向更高附加值的方向扩张。邱亚夫曾说,如意一直是意大利奢侈时装品牌的贴牌商,万元奢侈品成本不过几百元,他感到必须要做品牌,否则纺织企业将永远位于产业链的底端。

  2010年开始,山东如意调动资本的力量在全球范围内买买买,以海外并购的方式扩充自己的品牌能力,山东如意以惊人的速度向前发展。先是拿下日本百年服装集团瑞纳,开启全球扫货之路,而后收购德国男士西装生产企业Peine Gruppe、SMCP、英国皇家服装定制品牌Gieves&Hawkes、英国风衣品牌雅格狮丹、高端男装集团香 港利邦等等。2018年,以7亿美元获得奢侈品牌Bally多数股权。2019年,再以26亿美元的金额收购美国莱卡LYCRA 品牌。

  对于全球大规模收购,邱亚夫在2018年的《纽约时报》时尚奢侈品峰会上解释称,企业应立足于全球化,整合全球资源以建立开放合作的生态圈。如意发展成为以科技纺织与时尚品牌零售两大业务驱动的全球化时尚集团。

  这确实是传统制造企业转型升级的必由路径之一。在巅 峰的2018年,山东如意在全球坐拥四家上市公司,为中国纺织500强之首。《经济日报》报道称,当时如意在全球投资超过360亿元,旗下企业遍布35个国家,来自意大利、英国、法国、日本的高端品牌,如意收购了三分之一。而彭博社在同年将山东如意排在全球时尚与奢侈品集团第16名,更是将其称为“中国版的LVMH”。

负债压力与企业危机

  2018年,邱亚夫作为优秀民营企业家代表,在央视《对话》节目上说,自己发自内心地感谢独 具慧眼的中国银行家和投行专家们,“他们在我们传统行业走向更高价值链的高端转型过程中,坚定地给予资本力量。”

  当时山东如意的负债压力已经隐现,不知邱亚夫是否会想到,自己所打造的“商业帝国”会在短时间内因过度使用资本力量而崩塌。

  邱亚夫的基本逻辑是通过短期借款和发债获得足够资金,在全球低价购入二三线时尚集团股份,再以此为抵押物发行债券,或将其打包上市,从而将获得的金额用在下一轮的收购中。这种方式可以在短期内迅速扩大企业基盘,但坏处就是一旦市场变化或资金链紧张,现金流不足的企业就会难以为继,最终倒在债务压力面前。

  对山东如意而言,一方面,其收购的企业大多没能短时间内给母公司贡献利 润。日本瑞纳和香 港利邦在被收购之前,已经连续亏损多年,瑞纳市值缩水90%以上。同时因为疫情开始,2020年后多家品牌难以支撑,瑞纳和Gieves&Hawkes接连提出破产申请,山东如意最重要的SMCP也在2020年扭亏,全年亏损1.02亿欧元。

  据第一财经报道,虽然并购提升营收规模,但实际上公司盈 利能力一直未发生根本性改变。山东如意旗下A股上市公司如意集团历年财报显示,即便在2018年巅 峰时期,公司净利率也仅为8.4%,2020年开始则连亏两年。

  另一方面,山东如意习惯于依靠外债吞并国外品牌。例如在2019年,各大企业都忙着收缩规模降杠杆时,山东如意仍通过国内上市公司如意集团企图收购莱卡,这是山东如意最 大规模的一笔投资,据路透报道,山东如意为此借了10亿美元,以总价26亿美元吞下莱卡。而此时如意集团总资产不过26亿元人民币。

  疫情之后,邱亚夫攒出来的“帝国幻象”解体。除去上面两家倒闭的公司外,日经亚洲在2020年报道,因债务压力,山东如意放弃了收购Bally的交易。2021年,山东如意2.5亿欧元债务违约,导致失去SMCP的大股东地位,2022年初,SMCP股东大会投票解散董事会,邱亚夫等如意系被扫地出局,彻底失去对SMCP的控制。2022年2月,因4亿美元贷款违约,山东如意的债权人开始寻求对莱卡公司的控制权。

  根据上交所文件,截至2021年6月,山东如意负债402亿元,短期借款112亿元,而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5.26亿元。2022年4月,东北证券提交报告称,山东如意由于各项诉讼、债务逾期众多,偿债能力弱,未来能否顺利推进各项展期和解和偿债工作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回到2018年,邱亚夫在回忆自己的创业历史时曾说:“人就像羊毛一样,本来就有很大弹性,最 大的潜能是逼出来的。”短短四年后,山东如意陷入债务泥潭,能否再逼自己一把以谋得安然脱困尚不得而知,但“中国的LVMH”梦想是确实渐行渐远了。

来源:服装网

纺织中国在线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纺织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纺织报,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纺织中国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纺织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7751055

相关文章
今日头条
本周要闻
行业动态
E聚焦
视频
时评